零點看書 > 天意高難問 > 第六十一章 綠茶黑嘴

第六十一章 綠茶黑嘴


  承影公子楊恪,字昊錚——璇璣真人的關門弟子、十歲登云、十五歲摘星、二十歲成為斬空賽中俘獲劍靈的八派第一人。
  自幼隨璇璣真人身側長大,心靜如水,沉著孤然。人人皆道他是天生的武學奇才,將來是要掌教天師道的。傳言中,璇璣真人已經為他擬好了道號,只待其羽化之時,便扶他上位。
  他是不應被男女之情所惑的。
  哪怕他正當這般青春懵動的時候,也應時時刻刻記住師父的教誨——莫動凡心。
  但自從遇到了顏惜……
  楊恪開始知覺到了一種強烈的情感,常常令他不得清醒。
  師父沒有教過他什么是愛,他也不懂得什么是愛。
  但他想著,要是時時刻刻都能與她在一處,那便是極好了……
  “我會經常下山的。”楊恪脫口而出,又覺得有一些唐突,有些不好意思的躲開了顏惜炙熱的眼神。
  “……天師道是否缺女使?廚娘?或者什么其他別的……我能做的……”顏惜垂下眼皮,輕聲的問道。
  楊恪笑了,回道:“天師道向來沒有這些。”
  “哦……”顏惜神色黯然,自言自語道:“我又不會武功,也不曾修行,想要去當個女弟子更是沒有可能了罷……”
  “天師道不收女弟子。”
  顏惜抬起頭來,疑惑道:“這幾個姑娘難道不是天師道的女弟子么?”
  “她們……”楊恪想了想,回道:“算是特例吧。”
  “那個神情清冷的姑娘真是好生厲害,我要是有她一半的本事……”顏惜似乎又想起了傷心事,眼圈又紅起來。
  楊恪慌忙上前,安慰她道:“你別傷心了。怪我……”
  顏惜在淚眼中擠出一絲笑容,回道:“怎么能怪公子……魔門卑劣,只恨我與桃香命運不濟罷了……”
  沉靜片刻后,顏惜又說道:
  “她……她似乎對我誤會很深。”
  “修垠?她生來就是那個樣子,面冷心熱,你不要多想。”
  “公子似乎對她很是信任。”
  “嗯,”楊恪不自覺的便笑了,伸手比了一比,回道:“她才這般大的時候,便跟我一起回了上青山縹緲峰。那時候,她過得很是凄楚……她是極聰明的,性子又強,我很是為她驕傲呢。”
  “這樣難得的兄妹之情,真是讓人羨慕。”顏惜淡淡的說道:“公子曾說自己也有個妹妹,可惜與這人間無緣。如今有了她在,想必公子能有所安慰了。”
  楊恪的神色微微的動了動,他看向窗外,陷入了回憶。
  “公子?”顏惜見他突然不說話了,喚醒他問道:“公子在想什么?”
  楊恪唇邊掛上了凄凄苦意,回道:“我想起了我的親妹妹,她若是長大了,該是什么樣子,也不知是否有修垠那般高了……”
  顏惜沒有再說話,她的神色還是那般如仙似幻,只是沒有人知道如此無害至純的容色下游動著怎樣的、捉摸不透的詭秘心腸。
  屋子外的黑暗突然朦朧起來,那種黑越來越深、越來越濃,一切嘈雜都歸于靜謐之中。
  楊恪察覺出不對勁,一面做著噤聲的手勢,一面向顏惜靠過來。
  在顏惜驚恐的皮囊下,她的精神在變態的大笑,她的心在反復說著:師父,你終于來了……
  逍遙谷外。
  云郁微帶著修垠穿過一片山林,來到了繁華的鬧市之中。
  這座城,名叫并州,城墻巍峨,人潮洶涌。
  自從離開洛陽,修垠再不曾去過這等繁華之地,這里的街市比甘泉村要寬上數倍,人們的衣著華麗,入眼皆是不曾見過的新鮮物。
  云郁微也不說話,只是很開心的領著路,帶著修垠在城中穿行。
  “到了。”云郁微突然停住了腳步。
  “到什么?”修垠不禁愣住了,她順著云郁微的視線抬起頭,一匹巨大的幌子搖曳著。
  “云霓布莊?”修垠面無表情的追問道:“你帶我來這里作甚?快些回仙居樓去。”
  “回仙居樓干嘛?”
  “……我要回去告訴他們左忌的境況,”修垠略有些著急,說道:“天色已晚,他會擔心的。”
  “擔心什么?這半日都等不了?”云郁微結結實實的翻了一個大白眼,回道:“你一個小姑娘家,心思能否不要這么重?開心,快樂便好。璇璣真人的關門弟子,這點兒小事還搞不定,卻要教你來操心,簡直笑話。”
  修垠還想爭辯,云郁微則朗聲說道:“哎,若他不是個笑話,那便是你讓他成了個笑話!”
  這下子修垠聽明白了,她頓足看了看,問道:“帶我來這里干什么?”
  “云霓布莊,你不識字么?”云郁微一把拽過她,鉆進了店里,口中說道:“自然是買衣服啊,不然還請你吃飯啊。”
  “啊?喂!”
  修垠完全懵了圈,她一個十幾歲的少女活得如同幾十歲的老嫗般枯燥,而這個不正經的師叔,搞不清楚年紀,卻恣意快活得如同翩翩少年郎。
  “呦,客官,您里面請,小店是全并州最大的布莊,料子是極好的!成衣款式也是長安城最時興的樣子……”
  云郁微打斷了店家的吹擂,指了指一臉懵的修垠,說道:“我家這……使喚丫頭,合適什么,你且拿來看一看便好。”
  “使喚……丫頭……”店家上上下下打量著修垠,回道:“這位小姐眉目娟秀、膚若凝脂、清冷翩然、身姿窈窕,我看說是長安城里的皇親貴胄都使得……”
  修垠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她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被人這般夸贊。更詫異的是,云郁微竟然跟著說道:“是是,你還少說了一點——氣度不凡。”
  “對對對。”店家一邊諂媚,一邊心道:使喚丫頭……如今這城里“逑凰”的新姿勢已經別致到這個程度了?
  店家拿出了一件蓮青斗文錦上添花長衫,稱最襯姑娘氣度。修垠正打算推脫,卻瞧見云郁微反反復復拎著一件百蝶穿花大紅裙上下打量,嚇得她立刻奪過店家手里的衣服,回道:“就這個,這個挺好。”
  云郁微便丟了手上的衣服,從懷里掏出一串錢,說道:“勞煩店家打盆熱水,這丫頭被一只貓抓傷了,略清洗一下再將衣服換上。”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