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你是芒果味的 > 第五章 段溢不厚道地笑了

第五章 段溢不厚道地笑了


  剛向著小姑娘的方位看去的段溢甩給他一句你也不差,結束這個沒營養的對話。
  只要想結束跟齊先陽的對話,只要夸他一句就可以了。
  段溢和顧影深喑這個道理。
  顧影很快就說完了,朝著段溢遞了個眼神。
  看見段溢站了起來,他便走下臺從另一個走道回到后排。
  長腿一邁,大步往講臺上走去,段溢站定在講臺上,環顧教室一眼,憑著記憶把照片上小姑娘后面的那個男生認了出來。
  中間第四排,就在小姑娘后面的后面。
  心里一嘲,挨得挺近。
  順著一列座位,他看向了小姑娘,發現小姑娘也在看他。
  那一刻段溢覺得自己剛才的反應有點好笑。
  默默瞅了眼講臺桌上貼的座位表,咬了咬牙,秦言。
  段溢又想起剛才齊先陽的話,他嘴角彎起弧度,笑了。
  還沒說話,下面竊竊私語。
  女生A:“臥槽段學長笑起來也太好看了吧。”
  女生B:“媽呀還讓人活嗎?”
  ......
  顧影齊先陽:“這家伙發情了?”
  林謹姝內心:“awsl。”
  林謹姝自持是一個不太犯花癡的人,可是今天段溢老沖她笑,這......
  齊先陽一拍腦門,轉頭跟自己左邊的顧影嘰嘰喳喳起來:“段溢跟今天下午辦公室的那個小姑娘.......”
  吧啦吧啦吧啦
  講臺上的段溢忙著散發自己的魅力,沒注意后面八卦成一團的兩個人。
  看著小姑娘看自己的眼光,段溢心里很滿意,從講臺上功成身退。
  陳祥在段溢說完之后發了月考的成績單,班里同學一人一份。
  后面的三個人也拿到了一份。
  這次月考,林謹姝來考試了。
  手指劃過紙張,順著下去,段溢看到了林謹姝。
  林謹姝十五名。
  據了解,小姑娘很久沒來學校了。十五名,還可以。
  上一本線是穩的。
  只是這數學......86?
  從他這個角度,段溢能看見小姑娘沮喪的側臉,看來這張成績單對她來說有不滿意的地方。
  段溢不厚道地笑了。
  林謹姝拿到成績單,看了眼自己的數學成績,就不由得頭疼。數學向來是她的弱項,她又很久沒來學校,沒有跟著老師系統復習,自然會更差。
  林謹姝打算給自己定個計劃了。
  往后又有的題做了。
  之后的時間陳祥在上面給同學們分析這次的成績,籠統地說完之后,回了辦公室開始一對一的分析。
  他先把一個同學叫走,分析完后讓這個同學再叫他指定的下一個同學。
  三個人待在教室里只會分散同學們學習的心,于是也起身回了辦公室。
  齊先陽和顧影都玩起了手機,段溢也在手機上看著教授個給他發來的項目資料。
  終于,在陳祥嘴里吐出“林謹姝”這三個字時,段溢抬起了頭。
  沒出多長時間,林謹姝來到了辦公室。
  陳祥:“謹姝,坐。”
  林謹姝沒往段溢那邊看,應著老師坐下。
  “你這么長時間沒在學校,這次考試還算可以的,不過還是偏科的問題呀,咱這次數學是不是啊沒考好呀?”
  陳祥是數學老師,今年在Z中帶文科班,文科班同學們的數學成績整體是不太好的,因此對數學很是深惡痛絕,很不樂意學數學。
  他怕林謹姝因為考不好而放棄數學,有點擔心。
  點了點頭,林謹姝很認真的說:“老師,我剛才已經把這一個月的計劃做好了,之后就還要在數學上著重努力一把。”
  陳祥真的真的很滿意林謹姝這樣的學生,不讓他操心。
  “挺好的啊,這次其他科都不錯,繼續保持這個狀態,累了就歇一歇,還是要注意身體。”陳祥和藹叮囑。
  林謹姝點點頭。
  段溢在林謹姝進來時就沒再望向那邊,誰知林謹姝走的時候也沒看過來,心里嘆了口氣。
  沒事,等高考后慢慢來。
  沒關系,他等著。
  三個人在辦公室坐到了九點打算回酒店了。
  齊先陽和顧影兩個人從h市過來沒有提前訂酒店,這會兒倆人提前趕去酒店訂房間了。
  原本跟他們一起回去的段溢發現自己忘了拿著那三個芒果,又折回辦公室去取。
  等到他下樓的時候恰好學生們下了第二節晚自習,學生們有出來活動的,段溢跟著人流下了樓走到教學樓前面空曠的廣場上。
  林謹姝下了第二講晚自習要去醫院打點滴,林謹姝的媽媽在微信上給陳祥說過了。
  李雯送她到校門口。
  教學樓前面的廣場上,兩個姑娘一左一右走著,突然林謹姝被李雯拽哦了拽胳膊:“小姝,你看前面那個人是不是段學長啊?”
  林謹姝仔細瞧著:“應該是的。”
  “誒,段學長!”李雯在林謹姝毫無預料的情況下朝前面喊道。
  “我先回教室呀,你自己注意安全,打完點滴記得讓阿姨去接你。”李雯說著話已經溜了。
  林謹姝看著走在前面的人轉過身來。
  少年背著光,雙手插兜,胳膊上掛了個紙袋,身形正直立于林謹姝百米開外望著她,一雙黑眸宛若最上好的黑曜石,深不見底。
  暖色路燈的光打在少年身后,灑下淺淡的光暈,黑發也被落下來的光染成了好看的金色。
  她忽地想到曾在書上看到的一句話。
  站立時喜歡雙手插兜者,心思多縝密。
  一時間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還是林謹姝打破兩人之間有些奇怪的氛圍:“那個,段學長,今天謝謝你幫我拎東西。”
  “小事兒。”段溢蠻不在乎,“你要去哪里?”
  “啊......今天晚上要去醫院打點滴了。”林謹姝抿抿唇,有些痛苦地說道。
  段溢挑著眉向黑黑的校門外望去,沒有看到一個等待的人,有些不解:“家長沒有來接你去嗎?”
  “對的,我自己打車去醫院。”低著頭在書包里找假條的林謹姝聲音顯得有些悶,“我媽媽還在上課,沒時間。”。
  等到回話的段溢皺著眉頭,心里有些沒由來的燥,撓了撓眉心,這么晚了讓小姑娘自己一個人去醫院他可不放心。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