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雪靈瑯 > 第一百二十章 前因章,仙家壽宴2

第一百二十章 前因章,仙家壽宴2


  萬宵殿仙氣繚繞,百家慶賀著天帝陛下的萬歲壽誕,一派和祥之景。
  天帝陛下正往外看著他的寶貝女兒來了沒有,著急的不得了,宴會都快結束了,如果主角沒來,他辦這宴會的目的是什么?還不如去人間游玩一番來的痛快!
  跟著著急的還有現任狼王殿下玄煥,兒子跟著自己來天界,一下子就沒影,生怕他跑到那位上神的煉丹爐子里去就糟了,他唯一的兒子簡直單純無害的性子,這下讓他急的不得了。
  兩位家長正著急火燎的時候,就聽見天宮外頭一陣熱鬧聲,眾仙望去,就見玄瑯太子飛快的跑向萬宵殿,身后景雪公主氣鼓鼓的跟在后頭喊打喊殺的。
  嘴里喊著:“你這登徒子,本公主要殺了你!”
  如此豪言壯語,從公主口中喊出,驚呆了眾仙家!
  天帝陛下一瞧,頓時覺得自己的年歲至少減去了一萬年,氣直沖頭頂。
  “景雪,還不快停手,像什么話!”
  景雪臉紅撲撲的跑進來,見大殿里的仙家都望著她,不好意思起來,乖乖走到自己父帝身邊:“父帝!”
  嘴上乖乖道,眼睛卻瞟向玄瑯的方向,狠狠瞪了他一眼。
  玄瑯心虛的摸了一把冷汗,無奈嘆氣,玄煥問道:“阿瑯,是不是惹公主生氣啦?還不快向公主賠罪!”
  “狼王,不必如此,本座這女兒是被慣壞了,定是她欺負太子殿下的……”天帝陛下首先說了自己女兒的不是,以他現在的實力不能得罪任何一個人,何況是統領妖狼界的玄煥。
  景雪不悅的看了她父帝一眼。
  玄瑯道:“公主殿下,剛才是玄瑯無禮,請恕罪!”
  被自己父親橫了一眼,玄瑯只得乖乖賠罪。
  景雪極為不愿的昂著頭,不去看她,哼,登徒子!本公主是第一次被別人親吻,你誰啊!還一副不情不愿的樣子!
  天帝陛下見眾仙在場,不得已嘆道:“各位仙家看笑了,本座這女兒實在頑劣,還請多多見諒!”
  “哪里的話!陛下愛女是真性情,活潑開朗,是個好仙女!”
  “是啊!公主殿下性子很隨和,很好,很好!”
  景雪被天帝陛下按在凳子上,讓她務必要等這場宴會結束。
  好認識認識各仙友的公子。
  不過,景雪在眾仙家名流中潦草看了一眼,那些公子哥的相貌實在是入不得她的眼,看來看去,只有玄瑯還算說的過去。
  要鼻子有鼻子,要眼睛有眼睛的!
  ?如果天帝陛下知道女兒是這般想的話,仙壽只怕又會減少一半。
  景雪上上下下打量著玄瑯,越看越覺得只有他最合適,撐著下巴心里想著,嘴角不知覺露出一抹邪笑。
  看的玄瑯直冒冷汗,這刁蠻公主又在想什么花招。
  刁蠻是他對景雪的第二印象,本以為長得如花似玉的公主性子溫婉可人,弱弱飄飄,可哪知道是個刁蠻的女子,就在半個時辰前,他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嗯……有些難以啟齒的地方。
  想到這里,他臉紅透了。
  那刁蠻公主盡然就要讓他負責,負責娶她。
  如若,沒見到她的面,了解她的性格。他也早就知道,父親這次來就是讓他與公主熟識,交往,他也很愿意。可現在,他需要多多觀察幾分呢!
  一場宴會就在兩人的對視中結束。
  眾仙家非常愿意讓自家兒子與公主結識,景雪卻是興趣缺缺,誰也看不上。
  “女兒啊,你看上誰沒有啊!看上誰跟父帝說,讓人時常將他帶上來與你游玩增進感情!”
  景雪瞇著眼睛審視著天帝陛下,最后撂下一句:“父帝你看上了自己去找吧!我沒看上……哎喲……”
  天帝陛下氣鼓鼓的瞪著她:“沒大沒小,在人間女子到了年歲都是由父母說媒成親,父帝讓你自己選已是對你最大的尊重,你要知足!”
  “哼,無非就是為了鞏固你的政權,我才不要,本公主要嫁的必定是自己所愛,所惜之人,今天宴會上那些歪瓜裂棗,是你父帝,你看的上嗎?”
  被景雪一懟,天帝陛下無語凝噎,轉念一想,是啊!真不知那些仙家臣子的后代長得好像真不怎么樣!實在是有礙觀瞻!
  “不過,那玄氏太子長得還是不錯,性子又軟……”
  “不行!”天帝陛下打斷了景雪的幻想:“絕對不行!”
  景雪不解:“為何呀!難道父帝你歧視妖狼一族?”
  天帝陛下急的搖頭:“當然不是,本座為六界之首,似六界生物為同樣,從沒有等級之分。”
  “那為何玄瑯就不行。”景雪辯解:“父帝你說不行,我偏偏喜歡他!”
  天帝陛下緊張的心噗通噗通直跳,一把按住自己女兒:“女兒呀,你是不知以前天界與妖界的淵源,你嫁給玄瑯那是萬萬不可的!咦,你才見玄瑯一面就吵著要嫁給他,是不是發生什么呢?”
  “怎么會。”景雪呵呵笑道,眼里有些不自信,及時轉移話題“你說出個所以然來,讓我信服,不然我就選定玄瑯為夫婿。”
  天帝陛下嘆氣,端上一杯仙露放在嘴邊,久久不喝,最后還是放下了,道:“雪兒,你是不知前幾萬年發生的事情啊!在本座還未登基時,天界本來與妖界是相處的非常和平,從來都無事,可有一次,本座的父帝與妖族共同抗敵回來,妖族首領不足兩日就病倒,半年就死了。之后,妖族一直心里記恨著天界,而本座的父帝也沒給出個說法,妖界就一直將天界記恨著,本座不知玄氏狼族與妖界首領有和聯系,但你與他們結親就是不行。”
  景雪手指敲著石桌,一下沒一下的,似在慢慢斟酌天帝陛下的話,半晌不開口。
  天帝陛下試著問道:“怎么?要不要細細想一番在做定奪。”
  景雪嘴角微微一笑,一拍石桌,站起來,道:“本公主決定了,與其讓父帝做主婚事,還不如自己做決定,今后玄氏太子殿下就是本公主的夫婿。”
  景元天帝陛下:“……”
  心中暗想,他女兒為何這般倔強呢!一點也不像自己,實在是想不通!
  之后,遠在妖狼族的玄瑯太子殿下,收到天界來的喜信,與聘禮,拿著紅色信紙看了半晌,似乎想從里找出不一樣的內容來,手不住的發抖。
  玄煥看著自己兒子,心里實在是佩服,沒想到,他兒子見公主第一面,就讓公主給迷上了,實在是厲害,比自己當年都厲害。
  看來,他不用著急操心兒子的親事呢!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