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龍女為尊 > 第八十八章 謙謙君子

第八十八章 謙謙君子


  我說陸西棠一幅志在必得的模樣又不見他有什么行動,原來是在這兒等著呢!
  “可是,一個類人獸,你確定石慕謙一定會來找我們么?”我還是不太確定。
  “那又有什么要緊呢?”陸西棠突地伸手將空中的圓球收回袖中,“若他不來,我也得了一個寶貝,又沒什么損失。”
  我:“……”
  陸西棠沒有猜錯,石慕謙果然來了。
  就在陸西棠把類人獸給我們看過之后不久,也不知是什么時辰,陸西棠房間里搖曳的燭火猛地熄滅了。
  我與陸西棠可沒什么打緊,這燭火亮著與否,對我們來說無關緊要,我們都能在夜里視物的。
  之所以點著燭火,也不過是覺得既然在人族地盤上,還是得遵守以下人族的秩序和習慣嘛!
  可是戒妄就不同了,燭火一滅,他瞬間就叫出了聲音:“哇哇,怎么了?”
  我沒有回答他。
  不是我不想回答,實在是,我現在這個姿勢不太方便回答。
  陸西棠在電光火石之間將我拉進他懷里,低下頭就給我一計深吻。
  我聽見一聲嗤笑聲,我知道,那便是石慕謙。
  我以前一直覺得陸西棠是高冷又正經的,現在才知道,這個人,原來還可以這么無恥。
  “陸閣主真是好興致!”
  戲謔打趣的聲音,我也曾經聽見過。
  正是石慕謙。
  “還好,不若石將軍,美人在懷,都不思朋友了。”
  陸西棠放開我,反唇相譏。
  我拍拍胸脯深吸一口氣,覺得面上燒得厲害。
  戒妄在黑暗中大叫:“誒!誒誒!什么意思,你們倒是點燈啊……!”
  燭火又亮了起來。
  房里亮了之后,我才發現客椅上懶散地坐在一個……一個……鬼。
  我發現好像長得好看的人都喜歡穿黑色誒,陸西棠是,石慕謙是。
  這都是什么愛好啊!一點也不精神。
  看到石慕謙,我還是覺得心頭有些氣憤。
  上次碰面,不歡而散,我傷了他,他亦擄走了輕云。現在,我還不知道輕云的情況。
  所以我一個箭步沖上前,正要開口,石慕謙的面前已然站立了一個人。
  戒妄的身形什么時候這么快了?
  “石慕謙!陰司地將是么!?”戒妄滔天怒氣之下,一把抓住石慕謙的衣領,“王八蛋,你都對輕云做了什么?你他媽的,不算男人!”
  額……
  雖然我也不待見石慕謙,但是戒妄這么說話,我還是忍不住地想提醒他:石慕謙呢,確實不能算男人,事實上,他也根本不是個男人啊……
  但是這個時候說這個,明顯不合適,所以我也只是站在一旁,靜靜地觀察著。
  我知道戒妄的修為不高,對付石慕謙,他絕不是對方的敵手。
  我害怕石慕謙對他出手。
  石慕謙眼神淡淡地掠過戒妄的面頰,倏地,他輕蔑一笑,道:“心性不熟,難成大器。”
  戒妄才不管他說了什么,他用了最原始的方式,一個拳頭狠狠砸在石慕謙臉上。
  我倒抽一口涼氣,身形已做好準備。
  如果石慕謙有什么動作,我必定不會讓他得逞。
  笑話,不管對錯,紫云山的座右銘,一直都是護犢子。
  “坐下,別動,晃來晃去的,晃得我眼睛花。”
  我還沒動呢,耳際突然傳來陸西棠低沉的密音。
  我回頭看著陸西棠,他不知什么時候斜靠在窗邊,面色沒什么改變,帶著一些我看不明白的意味,帶著一些玩世不恭。
  我朝他搖搖頭。
  陸西棠也朝我搖搖頭。
  我又搖搖頭。
  這次陸西棠直接走過來將我小雞一樣拎著,和他站到了一起。
  那邊戒妄打了石慕謙,奇怪的是,石慕謙卻像是毫不生氣。
  戒妄還想打第二下,石慕謙握住了他的拳頭。
  “一拳,已是給你面子。”
  石慕謙開口,聲音冷冷淡淡。
  戒妄卻不領他的情,“輕云在哪里?把她還回來!”戒妄咬牙切齒。
  石慕謙看似動作輕輕地將戒妄推開,他嘴角帶著嘲諷的笑,問道:“哦,跟我要顧輕云,你以什么身份跟我要她?你,是誰?”
  這一剎那電閃雷鳴。
  戒妄一口悶氣憋在胸口。
  他是真正的顧斂,可是,卻沒有人知道他是真正的顧斂,或者,知道他是真正顧斂的人,都故意裝作不知道要逼他親自說出來。
  戒妄在石慕謙說出那句話之后就顯得很低沉。
  從他決定放棄皇子身份的那一刻,從他離開皇宮去到紫云山,或者直接說從他撞破他父親與那女人之間的齷齪開始,他便已經決定不做顧斂了。
  但是對于輕云的愛護,卻是一點兒也沒有改變,所以辭此刻的他,顯得很難堪。
  “總之,石慕謙,輕云不欠你,她與你之間,總是你欠了她……”戒妄雖顯低沉,但是依舊不退讓。
  石慕謙看著戒妄的眼神變了一些。
  那改變是什么,我在一旁看得并不十分明白,但總歸,不是更壞。
  石慕謙松動了。
  我卻很著急。
  就他倆現在這種對話,什么時候是個頭啊。
  我動了動身子,想說話。
  陸西棠示意我別動。
  “等等。”
  又是傳音。
  好吧,那我就再等等。
  “石慕謙,告訴我,輕云在哪兒!?”戒妄看石慕謙沒有反應,便有點急了。
  石慕謙這次倒沒有繼續為難他。
  石慕謙抖了抖身子,站起來,卻不理會戒妄,他直接走到我與陸西棠跟前,問道:“我的東西呢?”
  我恨恨地看著他。
  陸西棠卻是毫不在意地一笑:“什么東西?”
  “明知故問!”石慕謙沒什么好氣。
  “你說那小獸?”陸西棠狀似才回過神,“那東西啊,可是青璃撿到的,撿來的東西,跟你有什么關系?”
  那個氣死人不償命的陸西棠,又回來了。
  石慕謙:“……”
  我在心里偷笑。
  不過對石慕謙的厭惡還是沒有減少。
  “什么條件,說吧!”石慕謙走到窗前,問道。
  說實話,石慕謙看上去,一點兒都不像個鬼。
  倒像是個謙謙君子。
  我與冥界接觸不多,不知道他們都是怎樣的生存狀態,但是就石慕謙來看,倒還感覺不錯。
  “把顧輕云送回來吧。”
  陸西棠隨著石慕謙一起站在窗前,半晌,我聽見陸西棠的聲音。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