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宅男追妻不太易 > 199.封決

  湖大概很深,很深。
  兩人游了很久都沒有上岸,但是沒有了野人的限制,她能夠使用魔法和玄力。
  只是大抵是快要堅持不住了。
  時奈鄒著眉頭思考著,下沉的速度比上升快,而且她的玄力也沒有那么多,大腿還抽筋著,需要分散玄力治療,這樣下去怎么看的不行啊。
  而且旁邊的這個人明顯沒有要出力的意思,那就要借助外力了。
  可是旁邊什么東西也沒有,那該怎么?
  正思量之際,“啾啾——!主人!”
  腦海里突然響起一陣聲音,時奈一聽,瞬間鄒眉,時小啾?!
  它是什么屬性的她也不知道,只是知道它可以在水中游行,只是,她有說過要放它出來么?
  時奈抬頭看了眼上面,還是望不見天空,周圍一片深藍,時奈抓著野人的手,然后召喚出時小啾。
  坐在它的身體上,時小啾也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趕緊的賣力往上游。
  這速度,抵的過時奈上升的三倍。
  只是時小啾怕速度太快時奈會受不住,三倍之多剛剛好。
  時奈心中暗道不愧是被那群黑衣人贊嘆的晶蠻啊,獸性是b了點,但是有用還是有的。
  終是上了岸,時奈第一時間就是大口呼吸新鮮空氣,然后不給時小啾開口說話的機會,馬上把它關到了命門里面。
  繼而轉過頭去看著野人。
  頓時鄒眉。
  還是那一身深褐色的衣服,但是臉卻變化了,那張熟悉的,臉上帶點坑坑洼洼的臉,時奈毫不猶豫上去就給了他一拳。
  “野人”大聲叫“疼疼疼!”
  時奈冷漠的盯著他,雖然她終于知道,剛才為什么她可以呼吸那么久了,但是她的臉上寫滿了不滿和質問。
  “野人”也就是封某無辜的揉揉臉,又不知從何處拿起了一塊面具帶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看著時奈,有些慫。
  “封決?”時奈道。
  野人封決眨眨眼,“我不是。”
  “這不是你真實的臉。”時奈道。
  兩人一問一答,而答的又似乎并非答。
  “哈哈哈……小奈奈……又見了哈,我好想你。”封某大聲的笑著。
  時奈冷漠的看著他,“你早就見過老鼠了。”
  她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封決尷尬的笑,屁顛屁顛的跑到時奈面前,小媳婦般道:“咳咳,小奈奈別生氣,別生氣。”
  時奈深呼一口氣,“那些計劃,你提的?”
  封決馬上瘋狂點頭,“是我是我,是我的錯,是我不告訴小奈奈我也在這里,害小奈奈也那么想我……”
  時奈面色僵硬,上手就是給他一個暴打,前面的話奇怪,但是后面的話越聽越像他的作風。
  “你怎么在這里?”時奈問出了重要的關點。
  封決笑笑:“哈哈哈……那還不是我聽說熊掌傭兵團那邊好像要派人收我,我特意來守著嘛,誰想到遇見小奈奈你啊……”
  時奈:……他就是大護法。
  她再次深吸一口氣,“你按照你的計劃進行。”因為她已經來過了,后面直接與風蝕離道搞定好了就行。
  全過程,她就像一個……傻子?
  時奈轉身,緩緩邁著步子往回走。
  她不管封決什么時候發現是她時奈,也不管他們怎么計算好的,現在,她,不想摻和。
  封決在后面摘下面具,面色有些憂郁的看著她的背影,心中無奈嘆氣,“被發現了……”
  想到時奈剛才的舉動還有風蝕離的目的,封決又笑了笑,蓋去憂郁,有些痞的喊道:“小奈奈,你回去了怎么向他們交代呀?!”
  時奈仍然不理會封決,步子生風,毫不猶豫。
  封決也是毫不猶豫的追上去,搭上她的肩膀,道:“誒!小奈奈,你不是來完成任務的么?沒完成怎么可以離開呢?”
  前邊的時奈聞言,停下,轉頭對他道:“哦?你怎么知道我是為了完成任務,而你怎么知道我要完成的是什么任務?”無非是,接近大護法?
  封決顯得非常自然:“小奈奈,我要是連這點都查不清楚,當什么大護法呢?!嘿嘿,是吧?”
  時奈挑眉,心中真是好笑,風蝕離明明可以猜的到他會知道,還把她往這里送,目的?
  “誒!小奈奈!”
  時奈:“你別這樣垃圾。”
  封決內心:?!完了,時奈那么精明的一個人,一些小事肯定是能想清楚的,這不是……弄巧成拙么?
  封決暗自嘆了一口氣,也不繼續說話了,只是繼續搭著時奈的肩膀,與她并肩走。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