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我們要修仙 > 第五十七章 我就是那個碰瓷的

第五十七章 我就是那個碰瓷的

冷清的步行街葉之凡已經游弋了兩天,此時正坐在算命攤上跟算命先生侃大山。
  
  “我觀你印堂發黑,最近肯定有劫難,想要平平安安,老夫有師傅留下的符可給你化兇為吉。”算命的老頭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掐指一算,便為葉之凡的命運感到深深的擔憂。
  
  “幫我預測下這周的雙色球號碼唄,中了咱們五五分怎么樣?”葉之凡聽著眼前的老頭胡謅一大堆,只覺得腦仁疼。
  
  “算命之人,垂憐天下蒼生,怎么能為了區區的金錢而毀了自己的道行呢。”老者捻捻了自己的山羊胡,義正言辭地拒絕道。
  
  葉之凡塞了50元,老者不動聲色地收下,“既然閣下如此求財心切,那么老夫就冒著遭受天譴的危險傳你秘籍吧。”說著,拿出一本破舊的書遞到葉之凡手中,葉之凡定睛一看,書名是《雙色球的選法概要》,翻了翻里面還有很多的筆記。
  
  “里面還有老夫日夜參悟的心得,我與你有緣,這本書就送給你了,望你大富大貴之時不要忘了回報社會,造福百姓,當然回來看看我就更好了。”老者雙手背在身后,仰天長嘆一聲,“茫茫紅塵蒙蔽了多少雙眼睛,只有我一人獨醒啊,孤獨寂寞啊。”
  
  “你誤會了,我就是想要你找個人。這書還給你,上廁所用有點厚。”葉之凡思來想去這算命的老者在這里年頭很久,對附近的情況應該很熟悉,“這里有沒有一個三角眼尖嘴猴腮的小偷,看樣子應該是個慣犯,這幾天穿著連帽衫。”
  
  老者捻著胡須,沉思道:“這年紀大了,腦子就不怎么好使。貌似有這個人又好像沒有。”
  
  葉之凡又塞了五十,老者加快捋胡須的速度,一時間腦子就靈光了,“你說的是不是阿云,在這地段,就這家伙進局子最多,死不悔改,沒錢了就去小偷小摸,拆個電瓶,偷個狗,缺德事沒少干,身上有錢了就消停一段時間。”
  
  “不愧是大師,在下佩服。”葉之凡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訊息離開了算命攤。
  
  老者左手端起茶杯,右手捏著兩個五十,搖頭晃腦:“福自天來,事不須求。年當大有為,富麗好時光。”低頭望著茶杯吹了一口氣,漂浮不定的茶葉在杯中根根直立,全部退到邊沿,心滿意足地呷了一口。
  
  “調查一個外號叫阿云的慣偷,本地的派出所應該熟悉他,你可以問問他們。”葉之凡將這個人當做是突破口,先要找到他。
  
  “好,等我信息。”朱哲明專門負責對葉之凡提供協助。
  
  半個小時不到,葉之凡便收到了他的信息:“他在花山路的春天網咖里。”
  
  葉之凡立馬動身,往這家伙所在的網咖而去,貧窮使他堅定地無視了美女網管讓他辦卡的期盼目光。很快他就找到了這個阿云,因為整個網咖都能聽到他的聲音,“去上路,傻叉,出肉裝!你們都是傻叉嗎?唉?你們點投降干什么?”就聽他氣急敗壞的怒罵聲不絕于耳,網管勸他聲音小點,好嘛,不說還好,一說嗓門更大了。
  
  玩了一會兒就覺得索然無味,就在那抽煙看肥皂劇。葉之凡隔著座開了臺電腦,裝模作樣地刷著本地論壇。
  
  有幾條置頂的,都是本人有一批氣元丹,低價處理,手慢無。
  
  零星也能看到有人在出手靈器,點了一個進去一看,有個所謂的說是清朝的桃木劍竟然開到了50萬的高價。下面的評論各式各樣。
  
  樓主,這桃木劍都快被蟲蛀空了,你是怎么好意思拿出來賣的。
  
  這個還不如我家的癢癢撓,我拿癢癢撓要與樓主決一死戰,就賭50萬。
  
  這就是靈器啊,覺醒者夢寐以求的,今天托樓主福,能見一眼真是三生有幸。50萬真是良心價已經這么便宜了,真不知道你們還在冷嘲熱諷的干什么。我出500萬,如果樓主同意了,就當我沒說。
  
  正往下翻,那個叫阿云的已經起身離座,看樣子是要出去。
  
  葉之凡鎮靜地關了電腦,跟著出了門。
  
  阿云正在打電話,嗓門很大:“五百塊都不借嗎?以前我輝煌的時候吃香喝辣的哪次不帶著你們,現在我落魄了,你們見我就跟見瘟神一樣,我不換個號碼都打不通你們的電話。”
  
  “喂?喂?喂喂喂!!!又掛老子電話,你們這些狗,娘養的,沒一個好東西。”狂吼著怒罵著,嚇得路人都離得遠遠的。
  
  “兄弟,請等下。”葉之凡喊住他。
  
  阿云轉過身,狐疑地打量著,發現并不認識,本能地往后退了幾步,又往四周掃了掃。“你哪一位?”他警覺地問道。
  
  葉之凡怕驚走了他,現在原地一拱手:“不認識我不要緊,等會我們就認識了,現下有個發財的機會。”
  
  阿云左瞧瞧右看看,覺得眼前的人似乎在哪兒看到過,看了好幾眼,忽地一指葉之凡,跳起來:“怪不得看你眼熟,你就是昨晚碰瓷的那個吧,天堂走路你不走是吧,今天非要往我這里撞。”
  
  葉之凡一拍手,不懼反喜:“對,兄弟,我就是那個碰瓷的。現下有個大買賣想和兄弟合作下。”
  
  “你一個碰瓷的能有什么買賣,拉我跟你一起干?我之前道上也認識一個碰瓷的,自從他被大貨車碾斷了腿,現在坐在輪椅上安度余生,快活得很,老婆善解人意,知道他養不活一家人,帶著孩子就改嫁了。你是比他多雙腿嗎?”阿云冷冷一笑,非常不屑。
  
  “我們本行做了多少時間了,還不是口袋比臉干凈,所以要換個思維,干就要干一票大的,管下半輩子吃喝的那種。”葉之凡狡黠地一笑。
  
  阿云倒是嚇到了,“殺人放火的事我不干,這可不是蹲幾天就能解決的。”
  
  “那事我也不能干,這里人來人往的,我們尋個僻靜處慢慢說。”葉之凡將聲音壓得更低了,自顧自先往前走。
  
  阿云呆立了一會兒,似乎陷入了一番思想斗爭,最后還是跟上了葉之凡的腳步。
  
  葉之凡的嘴角上揚,魚兒上鉤了。
  
  “你想干什么?不說明白我是不會參加的,別看我年紀不大,我從十幾歲就開始混,不說什么大風大浪,但一些世面我還是見過的,你不要框我,也別設計我。我吃的鹽比你吃的飯多。”阿云還是懷著戒備之心,一面是不相信天上會掉什么餡兒餅,一面又是迫切地想要改變目前的窘境,不想放棄一次機會。
  
  “吃鹽這么多,那是因為你口味重。放心,只要成了,后半輩子吃香的喝辣的。”葉之凡拍拍胸脯保證,一臉的真誠。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