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云中山上 > 第一百零八章:離開

第一百零八章:離開


  不一會兒,拍賣臺上的八人把靈氣收回。
  蘇金元上前,對眾人說道:“諸位,拍賣繼續,此時非常抱歉,不過大家放心,這傀儡已經被我千機閣八位客卿,徹底截斷了與攬月宮的聯系,并且我們拍賣會保證會讓這傀儡,完好無損的。”
  此刻四周鴉雀無聲,沒有一個人作答。
  “我們拍賣繼續,三千五百金幣,還有沒有更高的出價者?”
  然而此刻卻沒有人再啃聲,甚至就連縱橫宮的佐青藤也不再加價了。
  蘇金元見每人加加,也不再數,三千五,一次或者兩次,他生怕蘇洛把他的家產敗光,直接說:“既然沒人競價,我們千機閣會讓傀儡恢復如初,送給這位高價者。”
  霖幻聽到蘇金元的話,心中也松了一口氣,心中也對攬月宮有了一些厭惡,小楚是人,而攬月宮完全把她當成了一個兵器,不需要的時候竟然毫不留情的毀掉。
  蘇金元親自把小楚抱出去,然后回到拍賣臺上。
  “諸位,今天的拍賣就到此為止,相信有很多,人并沒有拍賣到需要的東西,但請諸位放心,既然諸位來到這里,就不會讓大家白跑一趟,千機閣外,其他的東西,從現在開始都打七折,其中不凡有各種妖丹,靈藥。”
  蘇金元說話頓了片刻,繼續道:“想必來這里的人,是聽到了一些關于鎮魔碑的傳言,想到我千機閣確認屬實?”
  這些話,明顯是對這里的一些大門派說的。
  今天這個消息送給諸位:“的確我們千機閣找到了一些關于鎮魔碑的消息,有人說鎮魔碑在琴海,具體位置沒有人知道,傳出這消息的人,已經葬送大海,所以我們千機閣也不知真假。如果大家有興趣,經管去找。”
  說完,只見一個護衛,手捧著一張地圖,來到拍賣大廳。
  “諸位,這是琴海的群島圖,而傳出消息的人,也是葬身在這里的,如果大家對地圖感興趣,那我們千機閣也不吝嗇,一張地圖十個金幣!”
  臺下的于寅面色黑了,不禁嘀咕道:“這混賬還真不放棄任何一個掙錢的機會啊。”
  不一會兒,眾人就開始紛紛的喊價,要買地圖。
  雖然已經走了很多人,但是在場還有幾百人,其中大多數人都買了地圖,僅僅是這一筆錢,恐怕已經掙翻了。
  拍賣結束,霖幻第一時間便詢問小楚在什么地方。
  但是拍賣行的規矩,要保護買家的人身安全,并不允許告知拍賣后物品的所在。
  無奈之下,霖幻只能去尋找蘇洛了,應該是蘇洛把小楚帶走的。
  “幻幻!你可是又欠我一個人情啊。”就在霖幻要小蘇洛的時候,便傳開了蘇洛的聲音。
  霖幻激動的轉身,只見蘇洛嬉皮笑臉的正含著一根狗尾巴草,雙手抱頭向她走來。
  “你怎么在這里?小楚呢?”
  聽到霖幻這樣問,蘇洛一臉惱怒,摘下口中的狗尾草,狠狠的在霖幻的腦門上打了一下。
  “我說,我幫你這么大的忙,你連一句謝謝也不說!你的態度幻真惡劣!”
  霖才知道自己失態了,一臉尷尬,躬身道歉,卻被蘇洛阻止了。
  “行行行了,我才不用你謝呢,你記住就行了,至于小楚它沒事,跟你師姐他們在一塊兒呢。”
  “多謝你救下小楚,這人情我一定會還的。”
  “是啊,你一定得還,不過現在得跟我走了!”此刻蘇洛拽住霖幻的胳膊,再次返回拍賣的山洞。
  而現在山洞中,已經只剩下那八個實力高強的老人。
  霖幻好奇問道:“你帶我來這里做什么?”
  蘇洛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一副抱怨的神情:“還不是都怪你!你知不知道,剛才拍賣時,在場的人有一大半,對魔修恨之入骨,其中也有些人一定知道你的事情,你倒好,拍賣時亂叫,現在你師父已經被各大門派圍在我千機閣了,所以我帶你跑路啊。”
  霖幻聞言,心中一顫,之前小楚被拍賣,她過于激動,她完全沒想到會繁衍到這種地步。
  于是直接轉身,向外面跑去。
  “喂!你干嘛去,給我站住!我說你腦子里是漿糊嗎?你回去找死啊?”
  霖幻幻沒走幾步,就被蘇洛拽住了,她眼眶集滿淚水,看著蘇洛:“一切都是因為我而起的,我要終結這一切,我不想給師姐帶來麻煩了。”
  噔!
  蘇洛直接一個腦瓜崩,彈在霖幻額頭上,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她:“我說,你能不能動動腦子,你現在回去,不光解決不了麻煩,反而會更麻煩!”
  順著,蘇洛大拇指指著地面道:“這里是千機閣,就算是那些大門派也不敢亂來的,你現在跟我離開千機閣,那些人找不到你,那你師父也就安全了。”
  霖幻現在原地,將信將疑,她懷疑蘇洛在騙她,如果師父師姐他們出了什么意外,可都是她造成的。
  蘇洛也看出了霖幻的懷疑,黑著臉說道:“我說你怎么那么笨啊?你看不出這一切都是你師父安排好的嗎?”
  “安排好的?”
  霖幻懵了,她感覺自己腦子不夠用。
  蘇洛卻再次強行拽著她來到八位強者面前,而蘇洛卻罕有的敬禮鞠躬道:“幾位大佬,麻煩你們開一下地道,我爹讓我帶她離開。”
  只見這八人,深邃的眼神在同一時間睜開,其坐下的八卦臺,好像收到外力的影響,扭曲了起來,頃刻間,中央出現一個深不見底的洞。
  “幻幻,我們走了,路上我慢慢跟你說,我為人很誠實的,之后再跟你說。”
  ……
  天機閣金碧輝煌的閣樓,此刻寬闊的大殿內,聚集了不騙人,這些人,身著金貴,氣勢凌人。
  “于寅,你不是要做閑云野鶴嗎?為什要沾染天宵宮的事?”這時縱橫宮佐雄站出來質問于寅。
  于寅卻直接無視的看著把他們圍住的一行人:“諸位,聚集這里,質問于某是何意?”
  此刻于晨也從人群中站出來,眼神略閑失望道:“師兄,你還在裝瘋賣傻,十六年前,你不是沒參加仙魔大戰,而是暗中救走了林歸涯的女兒,是不是?”
  于寅滿臉不爽的看著于晨:“哼!從林歸涯的事情結束后,我就已經不是你師弟了,至于我私藏林歸涯的女兒,這個帽子我可不會帶的!”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