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九境之主 > 第0186章 小黑 下

第0186章 小黑 下


  大約過了有兩炷香的時間,潤澤才帶著小黑從里面出來。此時的小黑,已經蘇醒過來。
  宿魂和潤澤帶著小黑回到厲修言身邊,厲修言理都沒理宿魂,從潤澤的懷中接過小黑,并向他道了聲謝。
  “應該的,不用謝。”潤澤笑著沖厲修言擺了擺手。
  厲修言也沒再多說什么,低頭看向懷中的小黑。
  小黑則是一臉茫然,甚至還有些瑟瑟發抖,看厲修言的眼神,徹底變了,不再像之前那樣,充滿挑釁和敵意。
  “你,能聽懂我的話嗎?”厲修言試探著問道。
  小黑兩只眼珠轉了轉,并沒有露出任何回應性的舉動。
  “好。”厲修言點點頭,隨即讓熾火靈猿問。
  猿類為百獸之長,精通百獸之語,除非小黑是個智障,先天殘缺,否則熾火靈猿一定能從它的口中問出什么,這也是厲修言帶它進來的主要原因。
  “開始吧。”厲修言沖小黑揚了揚下巴。
  “是。”
  熾火靈猿應了一聲,隨即開口發出一種奇怪的聲音,緊接著,便說出一系列厲修言完全聽不懂的話。
  小黑在熾火靈猿問話時,眼神飄忽不定,甚至還偷看厲修言。
  雖然極為隱蔽,但還是被厲修言給發現了。
  由此可以推斷,小黑這只小狗子,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簡單,否則它也不可能獨自生活在那種地方。
  “嗚,汪汪……”小黑一開始似乎不想回答,可見厲修言一直盯著它看,最后沖熾火靈猿發出了很長一段的叫聲。
  熾火靈猿聽完,立刻向厲修言翻譯,“主人,它說它看到那個人的時候,那個人就已經不行了,只剩下一口氣,否則它也不可能吸食到那個人的血。”
  厲修言點點頭,小黑的辯解,與他的設想基本一致,于是又讓熾火靈猿問小黑,有沒有見到是什么人對徐志峰下的手。
  小黑的回答是沒有。
  厲修言沉默了片刻,又讓熾火靈猿問小黑,為什么要吸食人血。
  小黑這次并沒有回答,而是選擇了沉默。
  厲修言不想讓厲書瑤的身邊存在任何風險,既然今天能把它帶到這里,就要了解它的一切,否則的話,厲修言可不放心把它送回厲書瑤身邊。
  “你再問它,它為什么要偽裝成現在這樣,它原本是什么,如果可以,讓它現在就露出真正面目!”
  “是,主人。”熾火靈猿立刻按照厲修言話,翻譯給小黑。
  可是小黑聽完,卻依舊不為所動,甚至之前看厲修言那種充滿敵意的目光,竟然又回來了……
  從小黑的眼神中,厲修言似乎看出了什么,“我以前得罪過你?”
  熾火靈猿立刻轉述。
  這一句話,終于讓小黑眼神變得更加兇狠起來,沖著厲修言好一頓狂叫。
  “它說什么?”厲修言問。
  熾火靈猿長滿紅色長毛的臉上,露出一抹為難之色。
  “說!”
  “它說,要不是你,它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這一切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厲修言面露狐疑之色,“因為我?”他實在想不起來,什么時候打過一條狗。
  “嗷!”小黑突然發出一聲猛獸的叫聲。
  厲修言一怔,發現它的雙眼,竟由黑色,變成了紫色,而且眼中好似有雷電涌動。
  “是你!”厲修言當即認出了小黑,一把掐住它的脖子,將它提了起來。
  “你認識它?”宿魂好奇的問。
  厲修言冷笑一聲,“何止認識,我還差點死在它手上!”
  “哦?”宿魂饒有興致的看了看小黑,突然驚呼一聲,“這雙眼睛……它是紫睛雷豹!”
  “沒錯,就是它。”厲修言不由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把變成小狗的紫睛雷豹,掐得直翻白眼。
  可即便如此,紫睛雷豹也沒有開口向他求饒。
  “你不怕我殺了你?”厲修言話落,熾火靈猿立刻識相的翻譯給紫睛雷豹聽。
  紫睛雷豹聽完后,再次發出一連串的叫聲,熾火靈猿隨即再將其翻譯給厲修言聽。
  就這樣,一人一豹通過熾火靈猿的轉述,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交流起來。
  由于變成小黑后的紫睛雷豹,在之前幫過厲修言的忙,所以他在擒住紫睛雷豹后,并沒有對它痛下殺手,而是給了它一個開口機會,例如它為什么要變成小黑,潛伏在厲書瑤身邊。
  紫睛雷豹落到現在的地步,似乎已經豁出去了,并未有所隱瞞,之所以潛伏在厲書瑤身邊,就是為了找機會報仇,但變成小黑,卻并非它的本意,而是由于當時傷重,如果不這樣做的話,它早就已經死了。
  “既然你潛伏在書瑤身邊是為了報仇,那次為什么還要幫我?”
  面對厲修言的疑問,紫睛雷豹回答的十分淡然:報仇不代表耍陰招,它之所以跟在厲書瑤身邊,一是為了隨時都能找到厲修言,二是因為變成小黑的它,實在太弱,需要有人保護,至于找厲修言報仇,按照它的說法,是要等到它自己變得更強,然后堂堂正正跟厲修言較量一番。
  “它真是這么說的?”
  厲修言聽完熾火靈猿的轉述,不禁問道。
  熾火靈猿點點頭,“是的主人,它的確是這個意思。”
  “好。”厲修言松開了紫睛雷豹,“你告訴它,如果它所言屬實,我厲修言佩服它,而且從今天開始,它可以留在這里,直到恢復原身。”
  “主人,這……”熾火靈猿認為厲修言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給自己找麻煩,哪有把一個受傷的仇人養在身邊的道理。
  “照實說與它聽。”厲修言對此,卻是不以為意。
  “好吧。”
  熾火靈猿點點頭,然后將厲修言的話,一字不錯的轉數給紫睛雷豹。
  當聽完熾火靈猿的轉述,紫睛雷豹怔住了,兩只紫色的小眼睛,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盯著厲修言。
  厲修言也看著它,一人一狗(豹),半晌誰都沒有再開口。
  直到五六分鐘后,紫睛雷豹十分人性化的嘆了口氣,然后沖熾火靈猿叫了幾聲,隨即就閉上眼睛趴在了地上。。
  厲修言不解的看著熾火靈猿,“它說什么了?”
  “它說它放棄了。它不覺得它能有超過你的一天,所以……成王敗寇,要殺要剮,隨您的便。”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