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我有一個復制器 > 第219章 仙凡交鋒

第219章 仙凡交鋒


  柳攥說完,打了一個手勢,身后近千名離仙宗修仙者掏出回元丹拋入嘴中,回復御劍飛行流失的靈力。
  回元丹入口即化,口味甜蜜,柳暮煙一直覺得它是糖豆,能補充靈力的糖豆。
  話雖如此,回元丹價值不菲,抵得上一顆中品靈石了。
  離仙宗花費無數人力物力,才能這么快的到達北荒大陸。
  柳暮煙心中有個疑問,那萬辰之主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讓離仙宗傾盡全力幫他?
  柳暮煙還想著稀奇古怪的念想,身邊的同伴突然加速,將她落在最后。
  一千名修仙者從天而降,如同一道璀璨的銀河從九天之上傾瀉直下。
  駐守天道長城的士兵在看到了這副奇景,還以為是妖族來襲。
  警鐘敲響,長城守衛軍涌上城墻,反應速度十分驚人,都是訓練有素,維持著最快的應急反應。
  長弓手第一時間在城垛就位,同時拉弓射箭。
  修仙者從天而降,和地面上升的箭雨在半空中碰撞。
  一時間空中光芒萬丈,箭矢擊在各色的護體光環上,通通被彈開。
  柳暮煙飛劍停在號空,俯看著這場戰斗,自下而上的箭矢跨越了好長一段距離,不斷擊打在她的靈力護盾上。
  “是修仙者!!!”長城守軍在知道敵人后迅速做出反應,一架架啞光巨弩被推了出來。
  這些巨弩的樣式夸張,散發著極度危險的冰冷氣息。
  巨型弩箭脫膛而出,空中傳來聲聲爆炸,空氣都在震顫!
  “小心!爆裂箭!”是柳攥的喊聲,不過還是晚了一步。
  柳暮煙親眼看見一位師兄被巨型弩箭炸的粉身碎骨。
  她馬上尋找弩箭發射的源頭。
  白色巨墻上,巨大的弩具反射著寒光,每次發射都會有三支弩箭同時脫膛而出,像死神的長矛,在空中爆炸。
  柳攥怒喝一聲,將背后雙锏擲出,黃金锏在空中不斷增長,直到化作兩棵參天古樹般大小,直接搗毀了其中兩座爆裂弩。
  “結陣!”柳攥大喊。
  離仙宗的修仙者迅速分成兩波,一半人在空中結成旋轉的光圈。
  另一半在旁邊護法,各種顏色的光罩亮起,凝聚成一個彩色的太陽,抵擋從下方發射的爆裂箭。
  從地面看,光圈外圍色彩斑斕,但是光圈內,烏云密布電閃雷鳴。
  光圈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雷電在積攢,越來越多的閃電形成。
  當光圈到達了臨界值,千萬道雷電頃刻降下,如同雷神的手指撫摸著天道長城。
  電光雷鳴,碎石紛飛,城墻的巨型爆裂弩被雷電擊得粉碎,穿盔甲的士兵被電的焦黑,化作灰塵。
  雷電手指沿著城墻肆虐,沒過多久,長城上的守軍便不到三成。
  就在這時,發生了一件令天道長城守軍徹底失去抵抗欲望的事。
  天道長城的正面大城門在轟隆聲中升起。
  爆裂巨弩也被破壞的差不多了,余下的零散箭矢奈何不了一千名御劍的修仙者。
  天道長城上的守軍開始逃跑。
  “攻下陣地!”柳攥遙手一指,發布命令。
  修仙者大軍降落到地面上,一著地,腳下的飛劍消失不見,收回儲物空間。
  修仙者祭出武器,像軍團騎兵,以最野蠻的方式沖向轟隆開啟的城門。
  天道長城本身是克制修仙者的,師兄師弟的所有攻擊在柳暮煙看來軟綿綿的。
  即便如此,修仙者的威力仍不是潰敗的長城守衛軍能阻擋的。
  長時間的和平讓他們松懈了太多,有的人鎧甲都沒戴全,便揮舞著長槍出來了。
  沒走兩步,死亡就找上門了。
  離仙宗幾乎沒費什么力氣,便殺進了天道長城,一邊倒的戰斗很快結束。
  柳暮煙緩緩降落下來,目瞪口呆地看著戰斗殘局。
  白色城墻上滿是尸體和血跡,大多數都是凡人的,也有離仙宗的,不管是哪邊的人,死相同樣凄慘。
  柳暮煙看到一位師姐美麗的臉龐被一支鋒利長矛貫穿。
  她神色茫然,像丟了魂兒,離仙宗修士冷漠地看著與修羅世界格格不入的少女,沒人上前安慰。
  柳暮煙從未見過這些同門殺人的一面,也沒接觸過死亡。
  柳如月走過來,臉上的血跡還沒擦掉,“妹妹,這就是我們來這的目地,怎么了?與你想的不太一樣?”
  柳暮煙再也忍不住,放聲痛哭。
  姐姐這時沒有安慰妹妹,而是帶著鄙夷之色轉身離開。
  哭累了,柳暮煙就一個人呆在一邊,她看到師兄師姐把尸體放平整,蓋上一塊白布,然后用火系法術處理掉。
  這里還有投降的長城守軍,他們把那些戰死的凡人拖拽到一起,同樣一把火燒了。
  不管是凡人還是修仙者,死了就是死了。
  柳暮煙看到那個盔甲上有綠色油漆的人,正在拖拽尸體,就是他們開啟了城門,讓離仙宗攻了進入,凡人的叛徒。
  真是奇怪的規則,盡職的人都死了,懦夫和叛徒卻活得好好的。
  當殘局收拾完,柳攥發布命令。
  “繼續出發!我們要在三個月之內趕到前線,五里外是天稷軍隊的馬場,可以派上用場。”
  其余人聞言吃下回元丹,祭出飛劍,向下一地點出發。
  “小妹,該走了。”柳攥看著妹妹一動不動蹲在一邊。
  柳暮煙的漂亮臉龐滿是悲傷。
  “哥哥,你們來,就是為了殺人么?”柳暮煙極力不讓嘴角露出委屈的弧線,淚水溢出雙眸。
  柳攥看著可憐兮兮的小妹心中想到:這就是為什么不讓你來的原因,你像一塊玉,經不起血的試煉,父親把這把嗜殺之槍傳給了你,那把槍最終也會在你手里徹底沉寂。
  “小妹,你看到了,凡人的力量不可小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現在回去還不晚。”柳攥拍了拍柳暮煙的肩膀,讓她自己消化這一切。
  柳暮煙心里那些關于冒險的幻想不復存在。
  看著陸續沖到天上的離仙宗師兄弟,柳暮煙下嘴唇咬得發白。
  她用袖口擦了擦眼淚,掃了一眼燒得只剩下焦黑人影的痕跡,祭起金色飛劍跟了上去。
  來到北荒第一天,現實就把柳暮煙打擊的體無完膚。
  在余下的日子里,柳暮煙對待誰都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樣子。。
  開心果變成了悶葫蘆。
  ……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