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嘯唐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居漢水邊稱漢人

第二百九十四章 居漢水邊稱漢人


  大山里,水是清澈的,風是質樸的。秋蟲兒歡叫著,野花兒盛開著、大樹聳立著,野藤纏繞著,無一不是生機盎然!楊嘯與慕容延釗坐在山頂巨石上,遠眺著群山。楊嘯突然問道:“你說這么多山?那座山里有金礦?”
  慕容延釗用手指前面的山頭說:“這個有!哦,那個也有!還有那個!”楊嘯驚奇的問:“你怎么看的?”
  ”你看,你看,一個個長得多像金元寶!“慕容延釗調皮的回答,立刻讓楊嘯神經崩潰,咽門打開口水嗆進肺管,想笑的心情卻變成了咳嗽,咳了一會兒才說出口:”你說的方法倒是簡單,呵呵…早知道我也不用化三千兩,,只買一個洞口了!”
  “可不是嗎?那老解大腿都拍腫了,你不聽怨誰?要是我撐死了給他三百兩,就是他祖上燒高香了!”慕容延釗很牛氣的說。
  “哦?早知道讓你去談價錢了,是我輕看了慕容將軍的能力了。那你說說,這礦洞買了了,接下來咱們做什么?”楊嘯故意買了個關子很認真的問慕容延釗。
  “當然是挖了!”慕容延釗很肯定的答道。
  “是,金礦石挖出來后怎么辦?”仍然問的很認真。
  “煉!”
  “怎么煉?”楊嘯追著他的“煉”字往下問。
  “那…我不知道?是不是用火燒?“
  ”不知道?不知道咱們要那礦石有什么用?一兩銀子花著都冤枉。“楊嘯把話接過來說道:”那鐵淘既然敢挖這礦石,就知道怎么把金子練出來,下來咱們出人,讓他出技術,讓石頭變成金子,而且是源源不斷的出,你覺得怎么樣?“
  “這…若他不愿意,怎么辦?楊嘯一聽呵呵一笑道:“放心吧,我會讓他很愉快的接受的!再說了,我們不完全是為了金子!”說完這句楊嘯起身拍了拍灰塵,趁著夜幕還未落下下山去了。慕容延釗也起身跟隨,但心中卻琢磨著楊嘯的最后一句話。
  次日一早,慕容延釗帶著鐵淘一家回金州城,并調兵上山來挖礦。楊嘯留兩個兵卒看守和解洪又去附近山頭查看去了。
  且說二獸帶著柴榮及董小川的一千新兵,比楊嘯們晚了五天才到金州。剛下船腳一沾上泥土,就打聽楊嘯的中軍帳扎在何地?問了無數人才找到沈義倫,一問,在金州城!就把董小川的營交給沈義倫,就帶著柴榮直奔金州城。
  金州城防御使府衙,楊嘯剛剛洗了個熱水澡,在山上呆了幾日,每天都是臭汗淋漓,他早已渾身奇癢難耐,疑心身上已生了虱子,所以,一回來先洗了一個痛快的熱水澡。此時正端起一杯熱茶品著味兒。
  對面則坐著已經是衣著光鮮的鐵淘,正手握湯匙攪著擦湯。他是楊嘯回城時派人找來的,臨來還特意去姐姐家里,揪了一把嫩茶葉帶來。楊嘯品了口新茶,特意把茶水在口腔中停留半分鐘才咽下,于是渾身的疲憊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才開口說道:“鐵先生,你會櫛發嗎?麻煩你一會兒幫我把頭發整理一下。”
  鐵淘一聽都懵了,疑惑地支支吾吾問道:“哦,將軍…你確定是要櫛發嗎?”見楊嘯很肯定的點頭,他又說道:“我們漢人講究的是‘身體發膚,受之于父母,不敢毀傷。’若要櫛發,需等到來年的二月二龍抬頭時節,有專門的櫛工才能剪短頭發。”
  “漢人?”這個詞自楊嘯來到中原還是第一次聽到,聽起來也感覺特別親切,就笑瞇瞇地問:“鐵先生,這漢人一說,只是金州這一片兒這樣稱呼自己的嗎?”
  “不然,應該是沿漢水上下都這么稱呼,但是自稱華夏人的多,尤其是江南!”這個回答令楊嘯很滿意,想不到前幾日看著還是個乞丐的鐵淘,忽然之間變得博學多才起來。就又問道;”鐵先生在上山之前是做什么的?”
  鐵淘看似羞愧的答道:“不瞞將軍說,我年輕時是個鐵匠,常年在外出死力干活,照顧不住家里,誰知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一場風雨導致房倒屋塌,家中父母妻兒全部遇難。當時我正在武昌做幫工,突聞噩耗驚得我是大病一場,差點就追他們去了!唉!若不是祥兒他娘,我是好不了!更回不了家鄉的。”說道這里一個四十好幾的大男人竟是嚎啕大哭。
  待哭出來心里好受一點了,接著說道:“這祥兒瑞兒就是她所生的,那時她還是個剛出嫁的新媳婦,聽他爹說我病的快不行了,就從婆家回來專門照顧我,硬是把我從奈何橋邊拽了回來!因此被婆家指責與師兄有奸情,退了婚送來了休書。師父大怒去親家大鬧一場,又回來打了她,一氣之下也撒手人寰。我是拖著病體強撐著送走了師父,看著孤苦無依的師妹,更怕她再受委屈,就變賣了鐵匠鋪,帶著她回金州來了。”。
  鐵淘似乎將委屈吐出來了點兒,已不是那么難受了,說話的語速明顯也快了:“本想著回家鄉了就好過點兒了,誰知兄弟姐妹叔叔大爺們卻不依不饒,這個家竟無我立錐之地,我是如何解釋都無用。最后還是大姐仁慈收下了我們,在棺材鋪住了下來,平時靠販點菜果,補個鍋瓢度日。后來就有了祥兒瑞兒,再在棺材鋪住下去恐怕嚇著孩子。就陸陸續續借了大姐二兩銀子準備開個鐵匠鋪,誰知著金州太小,掙的那點錢根本養不住她們娘兒仨。一急之下就打了套工具上了山,賭一把看看能不能挖住金子,蒼天有眼啊!沒讓我白忙活,挖住了金子,還遇上了貴人!我在家時就跟祥兒他娘說,既然遇上了貴人,就死心塌地的跟著,能干啥就干啥,堅決不再折騰了!”
  楊嘯很安靜地做了回忠實聽眾,聽他說完也對他的遭遇表示很痛心,后來有聽到他表忠心一樣的結尾,心中暗暗夸獎這人是個聰明人。就呵呵笑道:“鐵先生一定知道怎么提煉金子了!”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