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手機智商太高我玩不過他 > 第三百二十八章未蘇醒 四

第三百二十八章未蘇醒 四

琳達不滿的說道:“然哥哥,你怎么又趕我走呢。我這才來沒多久啊,你就讓我待在這里陪著你,好不好?”琳達眼淚汪汪的看著李然。
  但李然從來都不是憐香惜玉的人,除了何馨兒的一舉一動可以撩撥起他的七情六欲,其他女人在他眼里沒有存在的必要。
  “琳達,你最好是自己離開,我不想跟你動手。而且我說過,這里是我和馨兒的私人領地,不允許外人踏進來一步。”李然直接無視了她的眼神,冷冷的說道。
  他手掌心的血跡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也打在琳達的心上,她知道李然狠毒的程度,所以也不敢輕易的惹毛他,但她知道要怎么去拿捏李然。
  琳達狀似不經意的說道:“然哥哥,我父親說讓你沒事的時候去我們家坐坐,他想與你小酌兩杯。”
  李然心神一動,如果能夠得到那個人的支持,他得到何家勢力的機會又增加了不少,但他不知道這是不是哪個人的陷阱,畢竟那人對何馨兒的父親忠心耿耿。
  他故作平靜的說道:“行了,我知道了。不過最近手頭上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怕是沒有時間與令尊小酌了。等我忙過這陣,一定會親自登門拜訪。”
  琳達得到他的答復之后,滿心歡喜的說道:“然哥哥,那我就先回去了。等你來我家的時候,一定要提前給我打電話,我會在家里等著你的。”
  李然仍舊是淡淡的表情,好像什么事情都跟他無關一樣,琳達也只能咬咬牙,道:“然哥哥,你記得處理一下自己手上的傷口,要不然發炎就不好了。”
  但在她心里,又將這一筆賬算在了何馨兒的頭上,她總認為如果沒有何馨兒,她早就已經和既李然在一起呢,但琳達自己忘記了,如果沒何馨兒,她應該從來就不會見到李然,更別說喜歡他了。
  人生來就是自私的,當自己做錯什么事情的時候,從來不會站在自身上找原因,總是選擇去責怪別人,為她的心虛找理由。
  “嗯,我知道。我讓司機送你回去,這么晚了,你一個女孩子走夜路也有些不方便。”李然冷冷的說道。
  但就是不經意間露出的關懷,就能讓琳達興奮異常,“謝謝你,然哥哥。我一定會好好回家,你也早些休息吧。”
  雖然我不知道你和馨兒之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我相信你對她那么好,她一定會原諒你的。
  琳達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別墅,既然才覺得自己的耳根子清靜了不少,但每當人一閑下來的時候,總是容易故意亂想。
  原本李然想刻意忽略何馨兒可能有喜歡的人這件事情,但他的腦海里一直都會浮現何馨兒與南西言笑晏晏,親密無間的場面,這讓他嫉妒到發狂。
  “來人!”李然大聲吼道,很快便有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走了進來,道:“老大,你叫我們是有何事要說?”
  “你們去給我查一下,今晚跟大小姐在一起的那個男人的具體情況。”李然閉著眼睛說道。
  此時的南西正在和顧笙他們嬉笑玩樂,根本就不知道將來會因為他而引發的一系列的問題。
  “南西,我警告你,那個雞腿是我的。你要是再跟我搶,我一定會將你拖出去再打一頓。”涼七手里拿著一快雞骨頭,眼神盯著盤里那個金黃酥脆的大雞腿說道。
  從他們開飯之后,心雅的嘴巴就沒有合上過,她一直都看著涼七和南西之間的大戰,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兩個是從哪個貧民窟里出來的,完全就是土匪行為。
  北蕁看了一眼呆愣的心雅,伸手給她夾了一些菜放到碗里,道:“你快吃吧,習慣就好。他們經常就是這樣,如果琦雪在的話,一定會更熱鬧的。”
  一聽到陸琦雪的名字,兩個打得火熱的人也都停下了自己的動作,規規矩矩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南西悶悶的說道:“也不知道老大什么時候才能在跟我們一起吃飯?沒有她,我覺得跟涼七姐姐搶東西吃都沒有意思了。”
  北蕁一見如此,就知道自己無意間又戳到他們心里的痛處了,心雅原本對于北蕁的動作還有些感動,但聽到他提起琦雪的時候,眼眸中的神色也暗淡了下來。
  涼七將筷子放到了桌子上,道:“我不吃了。你們慢慢吃吧。我去醫院看看韻西和琦雪他們。”
  心雅見狀,也放下了自己的碗筷,開口道:“涼七,我跟你一起去吧。正好給韻西和院長她們送一些吃的過去。”說著就起身去廚房準備她們要帶的東西了。
  其他三個人也都沒有了吃飯的欲望,都不約而同的放下了自己的碗筷,清風開口道:“北蕁,你怎么哪壺不開提哪壺。明明知道大家心里都在擔憂琦雪的情況,你偏偏還要在這個時候說出來。”
  北蕁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就會突然提起陸琦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么,看到涼七和南西兩人的動作,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我們往日的熱鬧場面,不由得提了一句。”
  三人又是一陣嘆息,廚房里傳來乒乒砰砰的聲音,心雅很快就準備好了兩個一模一樣的保溫壺拎了出來,看著沉默的三人說道:“你們等下把家里收拾一下吧。我和涼七就先去醫院了。”
  顧笙開口道:“算了,我也跟你們一起去吧。”說著,拿過了心雅和涼七手里的保溫壺,其他兩人互相對視一眼,開口道:“我們大家一起去吧。”
  外面的月光灑在樹枝上,透過縫隙映著幾人高低不一的身影,誰都沒有先開口打破他們之間的沉默氣氛。
  此時的醫院里,李鑫雨守在院長的病床前,不知道什么時候就進去了睡夢之中,院長幽幽的睜開自己的雙眼,茫然的看著白色的天花板。
  她的記憶仍然停留在她們在迷宮之中跟綁架她們的那伙人對峙的場面,她隱隱約約記得自己頭磕到了一旁的墻壁上。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