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手機智商太高我玩不過他 > 第二百七十九章陸琦雪心生懷疑

第二百七十九章陸琦雪心生懷疑

不知道下一個落在他手里的人又是誰?難道是涼七嗎?還是韻西?
  自從她進了一個地方之后,和韻西之間的心靈感應就斷了,也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了?
  若是下一個房間里的人真的是他?那他們這個隊伍是不是就是散了?
  不管她怎樣不想去打開下一個房間的門,但是命運的齒輪終將會帶著她走向遠方。
  老大也看出了她眼中的遲疑與恐懼,他刻意在陸琦雪的耳邊說道:“現在你是不是很恐懼?很慌張?不知道下一秒出現在你眼前的究竟是你的好姐妹涼七呢?還是你心愛的人韻西呢?”
  陸琦雪心里雖然很慌張,但是她知道自己在這個時候一定不能露出自己的任何情緒。
  “呵呵!你有那么大的能耐嗎?韻西聰明絕頂,身手過人,就你手下的這些小嘍啰會是他的對手嗎?簡直就是一個笑話好不好!”陸琦雪譏笑的說道。
  “涼七在我心目中就是女中豪杰,你又怎么可能會搞得定她呢!如果她真的落到了你們的手中,那一定是因為你不擇手段,暗中陷害她。”
  陸琦雪的一番話,再次讓老大下不來臺,他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在手上面前那么丟臉過,而眼前這個女人在一天之內就讓他之前經營起來的形象全部毀了,難道她天生就是自己的克星嗎?
  “是嗎?你倒是挺嘴硬的!不知道等下你看到自己心愛之人全身血肉模糊,四肢不全的場面,你是否還能像現在這樣淡定,我真的很期待你看到那個場面呢。”老大邪笑的說道。
  陸琦雪心里是直打鼓,難道真的是韻西落在了他的手中?但她依然強壯鎮定!
  “就你這樣愛顯擺的人。若是你真的抓住了韻西,那你一定會忍不住的在我面前炫耀你自己的能耐。但是就目前而言,每次你提到韻西時候都是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那就說明他又做了什么讓你記恨的事情。”
  陸琦雪兩眼平視老大,斬釘截鐵的說道:“所以韻西根本就不可能在你手中,你虛張聲勢也不過是想激怒我而已可是這樣做毫無意義,我和韻西心有靈犀,自然能感受到他現在的狀況。”
  老大原本的目的就是想要試探陸琦雪,想看看她和韻西之間的契約能否讓他們感知到對方的安危與藏匿地點,陸琦雪的話讓他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
  若他們之間真的有所謂的心靈感應,為何韻西這么久都沒有來營救陸琦雪她們,難道他在準備更大的陰謀嗎?
  若他們沒有,為何陸琦雪能夠如此斬釘截鐵的說下一個房間里的人不是韻西呢?
  “陸琦雪,你還要自欺欺人多久?若是韻西真的能夠感知到你所在的地方,為什么都這么久了他都還沒有來救你呢?你說他是不是又和他心愛的人在一起了,拋棄了你呀?”老大決定自己還是要再試探一下。
  陸琦雪心中壁壘在老大的那一番話落口之后,有了一絲的松動,自己都被綁架了這么久,韻西為什么都沒有來救自己,難道真的像那個人所說,他移情別戀了嗎?
  雖然她也覺得這件事情很荒謬,但是若是韻西真的知道了那件事情,那他們之間就真的是完了!
  韻西應該一輩子都不想再見到自己了吧,又怎么會來救自己呢?
  再說了,以前他們之間還有所謂的主仆契約限制,現在自己就算是死了,也不會再影響他一分一毫!
  陸琦雪越想越覺得自己分析的一切都是正確的,突然腦子里靈光一閃,她和韻西之間的特殊契約。
  若是韻西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她一定會遭到反噬的,但是她現在既然能夠安然無恙,就說明韻西現在肯定是安全無虞的。
  既然這樣,自己還有什么可怕的呢,也不過是一死而已。
  老大本來看陸琦雪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之后,心中還在暗自竊喜。
  突然間看到她釋然的笑容,心中有一絲不祥的預感,難道自己對她的誤導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嗎?
  陸琦雪想通之后,冷冷的看著老大說道:“王一,愛你不用在我這里挑撥離間了,你說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枉然!不管接下來我看到的是什么樣的畫面,我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就算你真的讓我看到了其他人飽受折磨的樣子,那我相信那一切遲早有一天都會全部報應到你自己身上,你要帶我去看就趁早去,我不想這里陪你磨嘰,浪費時間。”
  心雅在旁邊聽的也是膽戰心驚的,她真的擔心陸琦雪會經不住打擊,自己先崩潰了。
  沒想到平時看起來無理取鬧的人在這種時候竟然能做到臨危不亂,看來自己以前真的是小看她了。
  不過她的閃光點抵消不了自己對他的怨恨。
  若是她平淡無奇,自己或許還能和她成為真心的朋友,但是現在她既然吸引了北蕁深情的目光,自己和她就注定只能是仇人。
  可是她腦海里雖然是這樣想的,為什么自己的心里卻忍不住的想要去靠近她,心雅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如此矛盾過,一方面怨恨于她,一方面卻又忍不住對她好,這愛恨交織的滋味真的讓她哭笑不得。
  心雅煩躁的說道:“王一,你磨嘰什么?能不能早點結束你這些莫名其妙的行為。”
  “你們真的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那我就如你們所愿,請你們看一場免費的大戲。”說著他們已經來到了一扇房門前停下。
  陸琦雪她們的心都砰砰的跳的很快,不知道她們將會面對什么樣的場景。
  她們劇烈的心跳在空曠的通道里顯得尤為突出,老大一直薄怒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笑意。
  他轉身對著身后的手下吩咐道:“把門打開,讓我們的客人們準備看戲了,等下你們一定要好好表演,要是客人不滿意的話,你們的下場將會很凄涼喲。”
  他的話讓小嘍啰們異常興奮,一個個都摩拳擦掌,按捺不住的樣子。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