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手機智商太高我玩不過他 > 第一百八十二章清風振作

第一百八十二章清風振作

陸琦雪尷尬的笑了笑,只能默默的說:“吃飯,吃飯。”然后就趴下吃著碗里的飯。
  韻西見她這樣就知道她害羞了,但是他還是選擇繼續調戲她。
  “主人,要不要我們什么時候試試呀?”
  看著韻西那嘴角邪魅的笑容,陸琦雪覺得自己的心跳的很快,她好像對韻西更加著迷了。
  “韻西,你什么時候也變得這么壞了,是不是跟顧笙他們學的?”
  韻西尷尬的摸了摸頭,他應該怎么回答呢,要不要干脆將顧笙他們一起拉入火坑呢?
  這種感覺讓他想到了主人答應做他女朋友的那個晚上,那種身上莫名其妙的出現的感覺,他覺得很新奇,所以他就偷偷的使用網絡功能查詢了一下。
  原來那種難耐的感覺是他對于主人的占有欲,他想要擁有主人的身體,這讓他覺得很羞恥。
  但是他又沉迷于這種感覺,他害怕自己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來,所以這段時間他都會盡力的遠離陸琦雪,不被她的誘惑所迷惑。
  然而事實擺在他的眼前,讓他的覺得很挫敗,無論他怎么努力,只要陸琦雪一撩撥他,他就會自動投降潰不成軍。
  “韻西?”陸琦雪拿手在韻西面前晃了好幾下,他都沒有反應,就忍不住用腳踢了他一下。
  “主人,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嗎?”
  “沒事,不知道你腦子里在想些什么,叫你半天你都沒有應聲。”陸琦雪嘟著嘴訴說她對韻西的不滿。
  “主人,我錯了,我剛剛只是有點荒神,你別生氣。”
  “哼!哼!你覺得我有那么好哄嗎?”陸琦雪傲嬌的偏過了自己的頭。
  “主人,我今天晚上給你做宵夜吃,你就原諒我吧。”
  聽到宵夜兩個字,陸琦雪兩眼放光,但是他的表情依舊如初。
  哼,怎么可以被你的一頓宵夜就給收買呢,當我是三歲的小孩子嗎。
  “主人,主人,我給你當一個星期的模特,無論你怎么折騰都可以的那種,怎么樣?”
  韻西只能拿出自己的殺手锏,陸琦雪喜歡美色,那自己就用美色去誘惑他,我就不信她能夠不上鉤。
  陸琦雪一想到韻西一絲不掛的站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擺布,那種奢靡至極的場面,血氣一陣上涌。
  額,鼻血不受控制的留出來了。
  “主人,你這是怎么了,為什么突然就流鼻血了。”韻西趕忙去給陸琦雪拿餐巾紙擦蜿蜒不斷的血跡。
  好尷尬,自己竟然會被韻西的一句話就弄到這個地步,想我當年也是閱盡千人的美色,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沒成想今天竟然在陰溝里翻了船,果然是好漢不能提當年勇了。
  一見君子誤終生,從此美色不在眼。
  罷了,罷了,自己算是栽進去了。
  “韻西,你自己說的噢。未來一個星期的模特,無論我怎么折騰都行。”
  看著陸琦雪興奮過度的表情,韻西覺得自己可能掉進深坑里出不來了。
  不過話都已經說出去了,也沒有反悔的道理。
  “是的,主人有命,韻西自當會遵從。”
  達到自己的目的,陸琦雪眉開眼笑的吃著碗里的飯菜,雖然是殘羹冷炙,在她的眼里也是人間美味。
  “主人,這飯菜已經冷了,你自己過去休息一下。我把這里收拾了就給你做宵夜吃。”
  陸琦雪吃的是津津有味,不過韻西怎么能夠忍受自己的主人吃這些東西呢,說完就拿走了陸琦雪面前的碗筷。
  見韻西強硬的態度,陸琦雪也不好反駁,就自覺的走到沙發上去閉目養神了。
  “韻西,你要煮宵夜的話就給我也來一份吧。”
  韻西聽到這個聲音,手上的動作都停頓了一下,他不敢回頭看,怕是自己的幻想。
  陸琦雪見清風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門口了,雖然訝異與他的行為,但是嘴上卻一分情面也沒有留。
  “怎么,你不是要自生自滅嗎,吃什么飯啊,回你的房間繼續與你的酒為伍。”
  聽到陸琦雪憤怒的話,清風也沒有生氣,只是自顧自的走到沙發上坐著。
  “清風,你等會,我把收拾完了就給你們做。”韻西的話里帶著難掩的激動,手上的動作也加快了幾分。
  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清風還能夠振作起來,看來主人下午的話他是聽進去了。
  不管為了什么,總算是雨過天晴了,如果汝溪也能夠醒過來,就真的是皆大歡喜了。
  韻西的背叛讓陸琦雪覺得很沒面子,這個人就是心太軟了,她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怒氣也沒處去發。
  只能惡狠狠的看了一晚韻西,裝模作樣的揮舞著自己的拳頭,表示自己的不滿。
  “琦雪,謝謝你。你的話雖然說的很難聽,但是讓我猶如醍醐灌頂。”
  “呵呵,別這么客氣。也不知道是誰還想將我從窗戶上扔下去。”
  陸琦雪的態度依然是不冷不熱,但是也不會惡語相向,她還是挺佩服清風的,能在這短的時間里想明白并且振作起來。
  眼前的清風哪里還有下午那頹廢的模樣,整個人都收拾的干干凈凈,給人一種清爽的感覺。
  好似之前那個猶如乞丐的人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但那堆放在門口的空酒瓶又在訴說著些什么呢。
  “嗯,穿的還是人模狗樣的嗎,不錯,不錯。”陸琦雪還是對清風表示了贊美之情。
  “謝謝夸贊,這都是拜你所賜。我應該好好感謝你。”清風皮笑肉不笑的說著。
  兩人表面上是和和氣氣,暗地里早就波濤洶涌了,當陸琦雪準備再說些什么的時候,涼七他們就從外面外面回來了,南西一瘸一拐的跟在他們后面,一句話都不敢說。
  推開門的顧笙愣了一下,但是沒有說話,只是走到清風的面前一把擁住了他。
  “好兄弟,你終于回來了。”顧笙的眼角已經有了些許的淚花。
  “還好沒有讓你們等太久,謝謝你們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清風也狠狠的擁抱了顧笙一下。
  涼七她們雖然沒有說什么,但是看得出來他們的內心是激動的。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