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反穿女王爺,霸總哄著點 > 第521章 我騙你干什么?

第521章 我騙你干什么?

()他是怎么知道的?這事兒除了她的助理,沒有人知道啊!雖被人窺去了天機,可為了達到目的,她還是抵死不認。
  
  “我……我騙你干什么?確實來了。”
  
  她眼神中透露著滿滿的被人誤解的委屈,但觀察入微的男人怎么可能看不到,她那委屈中夾雜了一絲狡猾。
  
  但他還是放過了她。不是因為她眸中的委屈,更不是她假意的淚。而是他不想心太急了。他想等等,也許明天她就會甘愿奉獻……
  
  “你先睡吧,我去洗個澡。”可身體確實自控,起身穿衣離開。
  
  金玉旋含淚偷笑,不禁找出云沐風的墨鏡來,細細研究。拿起電話,和程婉兒嘰里呱啦的聊了一通。
  
  直到聽到了浴室的門開啟,她才和程婉兒匆匆道了句晚安,握著沒來及放回的墨鏡,假寐起來。
  
  離落辰剛才還聽到她的聲音,看到身邊的人此時一動不動,就已心知肚明。
  
  他沒有揭穿她,因為,他剛才好不容易平復的煩燥,不想再因她而激起。
  
  輕輕抱她入懷,只想這么純凈的抱著,卻不小心摸到了她手中的……那是一款男人的墨鏡。
  
  金玉旋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可又只能裝睡。她心跳加速,怕離落辰一個不高興,給她砸了也說不定。
  
  不過,他要是真那么做的話,她會翻臉的,真的會翻臉的!
  
  離落辰將墨鏡拿在手中,借著燈光研究,墨鏡的鏡腿上,雕刻著一串法文。身為講究的他,怎么會看不出來,那是一款價值不菲的私人定制款類?
  
  看向懷中死不睜眼,卻眼瞼因緊張而微動的女人,他也不難猜出墨鏡的主人是哪個。
  
  金玉旋懸著一顆心,細細地聽著,直到聽到一聲,墨鏡輕輕落在旁邊矮桌上的聲音,她的心才落回了實處。
  
  一夜已過。
  
  凌晨的陽光,弱弱地照射進來,覆在床上。
  
  金玉旋下意識的遮目,感覺不到身旁的重力,便迷迷糊糊地摸向身旁的男人。
  
  咦?她努力睜開眼眸,發現離落辰果然早已不在了。
  
  她慢吞吞地起身,簡單梳洗了一下,看了看時間,嚇了一跳,又遲到了,要是不出意外的話,父親又會等在她的辦公室里,敲桌子從頭數落到她腳下。
  
  沒有多想,穿上像是專為她準備衣裝,是相當喜慶的紅色,那顏色她很是喜歡。
  
  急步下樓,她還不忘在心中默念著,讓時間老人慢些走,慢些走。
  
  “起床了?”離落辰像是算準她會這時起床,正在樓下端坐守株待兔。
  
  “早!”她禮貌地打招呼,然后腳下馬不停蹄。
  
  “站住。”離落辰沉聲叫住她,“喜歡這個顏色嗎?”
  
  “嗯?哦,喜歡喜歡。”她應付般的答道,然后問:“我可以走了嗎?”
  
  “為什么喜歡?”離落辰像是在沒話找話。
  
  “避邪。”她突然沒好氣的把“喜慶”改成了另一個。時間不等人,都快遲到了,他問這些有的沒的干嘛!“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嗎?不用的話,讓你的司機送我一下。”
  
  離落辰本來就對
  
  她的“避邪”回答,相當不滿意,在又聽到她說些與他無關的事時,更是郁悶。
  
  還好此時陳媽笑盈盈地從餐廳方向走來。“少爺,少奶奶該用餐了。”
  
  嗯?陳媽居然還改了口?
  
  “陳媽,我想你還不知道,我現在只是你家少爺的情人。再說了,陪他睡一宿,我自知也成不了皇后,你還是以后叫我金小姐,我會舒服一點兒。”
  
  “少爺和我們說了,說以后你就是這里的女主人。所以,這里的人,以后都會稱呼您為少奶奶。”
  
  “地方管轄?土皇上?”金玉旋嘟嘟囔囔,開始給自己的職位定位。
  
  離落辰見她如此,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少奶奶,您看!”陳媽指著墻上說。
  
  金玉旋循著瞧去。
  
  好好的,掛什么紅綢?弄得像是有人要辦婚禮似的。咦?為何會有“紅字雙喜”?貌似某人新婚一般……
  
  這離落辰唱得是哪出兒?
  
  “那個……你們家少爺……要在這里成親?今天他還會給我再娶一個妹妹來作伴?”
  
  陳媽被問得一愣一愣的,貌似比金玉旋還蒙。
  
  離落辰終于沉默不下去了。
  
  “已經娶了,昨晚洞房都入了。”
  
  他說完,沒等金玉旋反應過來,就拉起她進了餐廳。
  
  “你吃快點兒,一會來不及了。”
  
  金玉旋用“來不及什么了?”的目光問他。
  
  “上午十點的飛機。”
  
  離落辰一向說話,都是像擠牙膏一般,不問不說,一問只答一半。
  
  金玉旋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
  
  “呵呵,不用了,其實上班不需要坐什么直升飛機的。你要是不想讓司機送我,那我打車走也行,步行……”
  
  “吃飯!”離落辰向來食不愛言。
  
  金玉旋眼珠轉了幾轉,恨不得摔碗罵,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開始邊吃邊琢磨。
  
  機場的vip候機時里,離金二人相對而坐。
  
  金玉旋有種,要被拐賣到外地,給人家做圈媳的預感。
  
  “離落辰,是不是有外國人看上了我?”
  
  離落辰一直在閉目養神,聽到她這么問,不知她腦子里又在胡亂想些什么,根本不想去理會。
  
  “哎,那個人出了多少錢,從你們總裁手中買走了我?”
  
  金玉旋也不死心眼兒,側了個身,就打算撬開薛朗的嘴。
  
  薛朗被問得哭笑不得,“金小姐,離總怎么可能……”
  
  “停!在華溪時你還改口叫我少奶奶。你這注意的可夠好的呀!門里門外,我兩個身份,你們在掩飾什么?說!”
  
  金玉旋聽薛朗對自己的稱呼改來改去的,心里甚是郁悶。
  
  “你怕了?”冷冷的聲音,從對方響起。
  
  金玉旋挺直了纖細的腰板,“本姑娘才不會怕。起初我就猜到,你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沒想到你是想把我賣給另一個男人……”
  
  “讓她閉嘴!”離落辰顯然是朝薛朗說的。
  
  “他敢……”
  
  金玉旋還沒有說
  
  完,就見薛朗抬手變掌,向她的肩砍來。
  
  她一閃身,有些晚了。閉上眼眸的那一刻,心里還不忘詛咒了離落辰一痛。
  
  不知過了多久,她終于迷迷糊糊地醒來,感覺渾身酸軟無力。迷蒙中,她看到了貌似總統套房里,離落辰正在用電腦發送著郵件。
  
  “醒了?”離落辰聽到有細細碎碎的聲音,頭也不回地問。
  
  “你在聯系買我的男人?”
  
  金玉旋更為疑惑,難怪他會那么有錢,連玩膩了的女人都不放過,不知自己是第多少個受害者了。她這次一定要把他的真面目揭穿。
  
  離落辰懶得理她的無聊,關上電腦屏幕,徑直走到她的身邊,想在她額間印上一吻,卻被女人厭惡地擋開了。
  
  離落辰臉上明顯一僵。
  
  金玉旋見之不妙,忙解釋,“我先去洗個澡。”
  
  “用過晚飯再……”離落辰相攔的話還沒說完,金玉旋已經邊跑邊找到了浴室沖了進去。
  
  鎖好門,衣服都不脫地沖起了澡,直到刺骨入體的涼水,把她凍得顧不上想應敵之策時,才發現自己在用涼水沖澡。
  
  不過也好,她腦子一轉,要是自己生病了……誰會出高價買個病怏怏的林黛玉回去?正好可以多一些時間,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而離落辰思想很是簡單,只是想帶她出來度個貌似新婚的蜜月而已。
  
  果然,女人的身體就是與生俱來,與涼相克的。晚上還沒睡覺,她就已經頭暈目眩了。
  
  離落辰以為她又在躲與自己的房中事,并沒有放在心上。直到他禁行已久,打算采取行動時,才發現她的身上好燙好燙……
  
  醫生說是著了涼,給了些藥走了。
  
  離落辰進浴室尋找蛛絲馬跡,才發現她之前做過什么。他心中痛楚,痛楚她居然為了不讓息碰她,而用這么自我殘忍的方式傷害自己。
  
  那既然她那么不想,為什么當初還要答應?之前的一腔熱情,此時早已消失殆盡。
  
  “沐風,你為什么不理我……南宮,南宮,你快來救……”
  
  高燒不退中,金玉旋像是在呼喚救命稻草,卻沒有一句是屬于離落辰的。
  
  這些,離落辰都不想和她計較。和一個燒糊涂的女人計較,他自認為還沒有那么小氣。
  
  可她時不時就會低喃一陣,讓離落辰實在不能忍了。暗暗記在心里,打算等她好了,新賬舊賬和她一起算。
  
  燒了一天兩夜,金玉旋終于退了燒,但卻在每天下午時,就又燒了起來,但燒得并不像之前那么嚴重了。
  
  “我不想吃。”金玉旋毫無胃口。幾天的折騰,讓她真后悔當初的選擇的了。
  
  “多少吃一些。”離落辰仍是那種,面無表情之下,也無風雨也無晴的態度。
  
  “一點兒也不吃。我現在只要動一下,就感覺頭暈目眩的惡心想吐。你要是有事想走,你就走吧,把薛朗放在這里就行。”
  
  把薛朗留在這里,等她好些了,一定從他入手,查查離落辰的生意,到底廣闊到了什么領域……
  
  “自作自受!”離落辰雖也心疼,但氣也的確難平。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