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都市最強兵王 > 第三百四十五章 確實是天意

第三百四十五章 確實是天意

    “小白,我認為你必須認真處理若雪這件事。”
  
      柳蕓之非常嚴肅的說道。
  
      “我也想啊!”
  
      江小白微微地吐了口氣,道:“蕓之,我們認識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我相信,你了解我的為人,不然你也不會跟我。”
  
      “我了解你,但若雪愛你愛的太深了,你必須正確面對這件事,好好解決。”
  
      柳蕓之正色道。
  
      “我很努力的在解決了,但……我不是故意貶低夏若雪,她真的……算了,我還是不說了。”
  
      江小白不知道該怎么說,被夏若雪搞的無話可說。
  
      他難道沒有拒絕夏若雪嗎?
  
      絕對不少于二十次!
  
      無論是迂回的拒絕,還是直接的拒絕,通通無效。
  
      軟的,不行!
  
      硬的,也不行!
  
      明知道他有兩個女朋友,不是什么好人,夏若雪仍然賴著他。
  
      就跟剛剛那樣,他把話說得那么重,那么狠,夏若雪反手給他來一句“不管你怎么對我,我夏若雪此生非你不嫁。”
  
      江小白還能說什么,真的是一點兒脾氣都沒有。
  
      江小白嚴重懷疑,夏若雪的腦袋有問題,要么智商欠費,要么就是發育不良。
  
      不對,應該說是發育錯了地方,還沒有滿十八,夏若雪胸前的規模已經直追柳蕓之了。
  
      江小白剛重生那會兒,一度以為夏若雪是飛機場。
  
      最近這兩個月,夏若雪的女性特征突然膨脹了起來,一天比一天壯碩,再這么錯誤的發育下去,江小白估計他前世的那些大洋馬床友,都要對夏若雪望塵莫及。
  
      “所以,現實情況是,你對她無意,但她非要做你女朋友?”柳蕓之問道。
  
      “就是這么個情況。”
  
      江小白有氣無力的點了點頭,愛一個人不容易,被一個人愛,同樣不容易。
  
      江小白說道:“蕓之,跟你說一個不是故事的真實故事。
  
      高考分數下來,我拿了三張志愿表。
  
      一張交給了小琳,另外兩張帶回了家。
  
      我心想著夏若雪肯定會跟我報考一個學校,所以我故意填了兩份志愿,一份是華清大學,一份是浦江大學。
  
      當時,我已經和小琳說好,我們去京城大學上學。
  
      我把華清大學的志愿表放在了桌上,把浦江大學的志愿表藏在了抽屜里,然后離開了家。”
  
      聽到這兒,柳蕓之已經知道江小白后面要說什么了,補充道:“然后,若雪如你所料那樣,趁你不在家,偷看了你的志愿,找到了你藏在抽屜里的浦江大學的志愿表,并填報了浦江大學。”
  
      “沒錯。”
  
      江小白點了點頭,“我當時想著,不管夏若雪有沒有發現浦江大學那份志愿表,她就算選擇華清大學,也與我和小琳不同校。
  
      怎料世事難料啊!
  
      第二天交志愿表的時候,小琳告訴我,她改報了浦江大學。
  
      最關鍵的是,我前面跟她說過,我上什么大學無所謂,讓她別詢問我的意見,所以她改的時候并沒有通知我。”
  
      “啊?還有這樣的事?”
  
      柳蕓之瞪圓了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
  
      柳蕓之陡然對江小白有一絲同情,他辛辛苦苦給夏若雪挖坑,最后卻是陰差陽錯的坑了自己。
  
      “聽起來特像一個故事對吧?我也覺得很假,但這就是事實。”
  
      江小白聳了聳肩,真的很不可思議。
  
      “這還真是陰差陽錯,那你以后怎么辦?”柳蕓之問道。
  
      “還能怎么辦?涼拌唄!”
  
      江小白微微地吐了口氣,道:“不過大學校園很大,浦江大學占地貌似有五千多畝,我躲著她點,見面的次數應該不多。”
  
      “其實,我倒是覺得你可以考慮一下。”柳蕓之說道。
  
      “你說什么?”江小白轉頭正視著柳蕓之。
  
      “我說你可以考慮一下,若雪雖然是你妹妹,但你們畢竟沒有血緣關系。”
  
      柳蕓之用很認真的語氣說道:“而且,你不覺得這一次的陰差陽錯,更像是老天的安排嗎?”
  
      “蕓之,以后別再說這樣的話,你讓我快無地自容了。”
  
      江小白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柳蕓之居然讓他收了夏若雪,這想法也……
  
      太博愛了!
  
      “我只是給你提建議,具體怎么選,還是要看你。”
  
      柳蕓之嘟著嘴說道,反正都有一個莫小琳,她又何必介意夏若雪。
  
      再說了,江小白那方面的能力,強的令人發指,莫小琳和她兩個人,還真不一定吃的消。
  
      “我肯定不答應!”
  
      江小白想都不想的說道,不管柳蕓之是不是在試探他,他都不會收了夏若雪。
  
      不是女朋友,夏若雪都已經這么煩了,等當了他女朋友,夏若雪非上天不可。
  
      有夏若雪這么個炸藥桶在,將來他的后院一旦失火,火勢可想而知,雷暴雨恐怕都撲不滅。
  
      對于柳蕓之說的天意,江小白倒是深以為然。
  
      這真的是天意!
  
      太特么的巧了。
  
      不過,絕對不是成全他和夏若雪的天意,而是讓夏若雪折騰他的天意。
  
      老天就是看他重生了,不高興,給他的生活加夏若雪這么個佐料,免得他太舒坦。
  
      正跟柳蕓之表態,江小白眉頭忽地一皺。
  
      此時此刻,夏若雪仍然在廁所里。
  
      火車上的廁所不分男女,男女共用,男人可以進,女人也可以進。
  
      夏若雪進廁所后,并沒有鎖上門,因為她不是上廁所,只是受了委屈,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待一會。
  
      而且,夏若雪還懷著江小白會找過來安慰她的想法。
  
      夏若雪萬萬沒有想到,就是因為這一疏忽大意,讓周宏愷抓住了機會。
  
      周宏愷進入廁所,反鎖上了門,“小妹妹,受委屈了?”
  
      望著夏若雪苗條的身姿,周宏愷笑的極其的不懷好意。
  
      “你怎么進來的?你出去!”
  
      夏若雪心中大凜,哭的紅撲撲的眼睛,都變了顏色。
  
      “我當然是走進來的,你別怕,這是公共場合,我不會把你怎么樣。”
  
      周宏愷擺了擺手,他雖然出身微末,但這些年掙了大錢,也是有頭有臉的人,不可能在廁所里逼迫一個少女做不愿意做的事。

Ps:書友們,我是青菜炒黃瓜,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遗漏